feedback

意见

反馈

back-to-up

回到

顶部

AI戒毒:被机器监控的毒品“心瘾”

数据侠

张慧芳   01-03

AI应用场景不断被挖掘出来,除了商业场景,AI技术也正在凸显其社会价值。“珍爱生命,远离毒品”人人都听过,却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于是,戒毒成了吸毒人员的“痛点”和戒毒所工作人员的“难点”,那么当人工智能作用于戒毒时,又能起到什么帮助呢?本篇文章通过采访相关人专家,分析目前AI戒毒的发展和成效,旨在展现AI戒毒的可行性。

AI一直处于风口之上,诸如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技术正在应用于各大商业场景,而现在AI又有了新的场景——AI戒毒。然而AI为什么能帮助毒瘾人员戒毒,这还要从毒品给人造成的影响说起……

|新型毒品是精神病理

提起毒品,大多人对其感到极度厌恶,网上漫天的禁毒宣传对大部分人都是起作用的,但总有些群体以“解压”为借口走上“不归路”,大众对于吸毒人的厌恶也越发强烈,就像前段时间因吸毒被要求社区戒毒的陈羽凡,明星吸毒的影响更恶劣,大家的声讨声也就更加强烈。

中国禁毒网的官网上对于毒品的分类进行了介绍,主要有传统毒品(如海洛因)、合成毒品(如冰毒,也被称为新型毒品)以及新精神活性物质(如氯胺酮)等三类。国家禁毒办去年六月发布《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公布了我国毒品滥用人员的相关数据。

截至2017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5.3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同比增长1.9%,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主要是冰毒)占60.2%,而在今年全国新发现吸毒人员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高达77.1%,复吸人员中滥用合成毒品的人数占比也最大。

为什么会有人吸毒?

DT君一直对此感到疑惑,为此采访了壹点灵心理服务平台督导心理咨询师黄晶,曾经是一位警察的黄晶对于毒品方向的心理问题研究也较多,她提到吸毒原因主要分为四类:追求性吸毒、逃避性吸毒、诱骗性吸毒以及反叛性吸毒。前两者属于主动性吸毒,后二者属于被动型吸毒。

另外,黄晶介绍,吸毒者一般会经历从因为好奇、寻求解脱、为了刺激、新鲜感而尝试吸毒,到养成吸毒习惯,再到依赖毒品的心理转变过程,最终导致一系列失控事件。

对于毒品的危害,DT君也采访了望里科技创始人及CEO李岱。李岱说:“冰毒容易导致精神疾病或慢性脑科疾病。”经过与诸多戒毒机构的合作,李岱也发现目前吸食毒品的人群大多选择冰毒(兴奋剂甲基苯丙胺)这类新型毒品,吸食毒品的人在吸食冰毒这类新型毒品后会产生强烈的生理兴奋,严重损害心脏、大脑组织甚至导致死亡,成瘾者还容易造成精神障碍,出现妄想、好斗等行为。

新型毒品直接作用于大脑和神经中枢,让人的脑电波偏离正常轨迹,长期成瘾最终会导致精神病,医学上称之为“甲基苯丙胺精神病”。人的脑电波(Electroencephalogram,EEG)分为δ(1-3Hz)、θ(4-7Hz)、α(8-13Hz)、β(14-30Hz),其中α波是正常人脑电波的基本节律,一般是恒定的。

(图片说明:脑电波的组成及作用 图片来源:网络)

当人出现精神紧张和情绪激动或亢奋时,会出现β波,在抑郁或出现精神病情况时会出现θ波,而冰毒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吸食冰毒后人的脑电波会呈现不正常波纹,人也就容易出现极度亢奋或者抑郁现象。

|AI解决戒毒痛

大多戒毒人员无法主动戒毒成功的原因是“心瘾”在作祟,判断戒毒人员是否存在“心瘾”,“心瘾”程度如何是戒毒所相关人员最大痛点。

在我国司法戒毒行政系统强制隔离戒毒所,主要运用自我报告式测量对戒毒人员毒瘾渴求进行评估,主观性强。心理咨询和调查问卷是主要方法,但是戒毒人员往往容易隐瞒事实,佯装自己没有毒瘾或已戒毒成功,或者短时间内戒毒人员误以为自己成功戒毒。传统的心理咨询或者调查问卷很难准确得知戒毒人真实的生理情况,导致评估信度过低。

想要解决传统戒毒痛点,得到客观的戒毒人员生理数据是最重要的一步,然后再根据数据分析得到毒瘾人群相关逻辑,从而采用不同的干预方法来应对戒毒人不同的生理反应。在这种情况下,AI戒毒随之发展起来,李岱及其科研团队自主研发出一套毒瘾(甲基苯丙胺)渴求度评估系统。

 
 
(图片说明:左图是吸毒人员使用毒瘾渴求度评估系统的场景概念图,右图是设备实景)

2018年,北京宣布首次将AI应用于戒毒领域,利用机器学习和大数据交互信息,帮助“瘾君子”成功戒毒,辅助戒毒人进行各方面评估、精神卫生诊疗等。AI戒毒也开始进入大众视线。

所谓的AI戒毒其实是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技术,通过便携式精准采集脑电(EEG)、皮肤电(GSR)、心率(HR)等生理数据,对戒毒人员多维度的生理数据进行深层次挖掘,实现对毒瘾渴求的准确客观预测。这是一项基于千人样本的毒瘾渴求度评估测试,李岱介绍到,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和探索,在初步的机器学习模型中,已达到较高准确度的客观毒瘾渴求度动态评估。

这次首个利用AI算法,将大数据交互信息运用于戒毒人员毒瘾渴求评估、甚至拓展到精神卫生诊疗领域的方法。戒毒人员在进行毒瘾渴求度分析时,需要先戴上全息眼镜和生理指标监测等设备,通过对模拟吸毒等场景下吸毒人员生理数据的监测采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综合评估其毒瘾渴求度。

(图片说明:动态监测戒毒人员“心瘾” 图片来源:CCTV)

“你给喜欢喝酒的人一杯水,他可能毫无反应,但是你给他一杯酒他大脑中的某些特定区域可能会出现显著变化,因为他渴望喝酒。”李岱向DT君说到。通过在虚拟环境中给其场景刺激来监测生理数据的变化,比如通过高度还原酒店、KTV等吸毒场景,观察被监测人的生理数据的变化,经过机器学习对大量数据进行清洗和提取,最终完成毒瘾渴求度预测工作。

完成第一步量化“心瘾”评估之后,李岱提到望里科技也有多种干预矫治的方案帮助戒毒人员提升能力、更好地回归社会,如通过心理暗示让其对毒品看到即厌恶、系统脱敏以及认知康复等。

另外,在AI戒毒领域,除了李岱团队的毒瘾(甲基苯丙胺)渴求度评估系统外,通过可穿戴智能设备对人的心电图进行实施追踪监测也是人工智能作用于戒毒的方法之一。

随着非侵入式的脑机接口技术的发展,可通过智能穿戴设备采集毒品成瘾者在面对毒品相关线索时神经元的放电状态,并利用机器学习构建成瘾的学习模型,在实施监测发现其渴求度增高时,可精准调控成瘾复吸相关的神经元及神经环路的活动性,降低消除吸毒人员的渴求感,杜绝其产生复吸行为。

|AI戒毒的可行性

毒瘾评估系统很大程度上能够让AI成为监测者的角色,我国司法行政正在不断完善“智慧戒毒”系统,建设智慧戒毒大数据平台,增强戒治的针对性和科学性,戒毒所的工作人员对此持拥抱态度,AI戒毒很大程度上帮助戒毒所工作人员降低了发现“心瘾”这个过程的难度。兰州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胡斌也提到,人工智能能够科学提高禁毒工作水平。

黄晶对于人工智能戒毒的方式也表示了认可,她认为药物成瘾者存在情绪识别异常,而众多研究都表明,AI识别大脑神经状态是可以确定戒断者的状态的,也可以评估戒断效果。“AI技术可以识别出毒品戒断者的情绪状态,并给与相应的安抚和引导,让戒断者脱离负性情绪,消灭吸毒‘心瘾’,有利于他们更好地戒掉毒品。”

不过也有人认为诱导式毒瘾监测戒毒人“心瘾”的方法存在一定风险,过度逼真的场景可能会让戒毒人员产生二次吸毒,而且监测系统只能做到定期监测,人员的数据变化无法实时控制。

总的来说,虽然AI戒毒在技术上仍有发展的空间,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工智能正在帮助健全戒毒系统。

当然,“一日吸毒,终生戒毒。”永远不走上吸毒的道路才是根本。

加入数据侠

数据侠计划是由第一财经旗下DT财经发起的数据社群,包含数据侠专栏、数据侠实验室系列活动和数据侠联盟,旨在聚集大数据领域精英,共同挖掘数据价值。申请入群请添加微信公号dtcaijing003并备注“数据社群”,合作请联系datahero@dtcj.com。

 

分享这篇文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