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back

意见

反馈

back-to-up

回到

顶部

夜生活只有加班?你可能是住在一个假上海 | 城市夜生活①

地铁1公里

文 | 唐也钦 图 | 张梓豪 赵芸   05-27

听说酒吧街在没落、夜市在拆除,听说你住不起市区大平层,生活在上海的你,夜生活真的无处可去了吗?​DT君尝试通过滴滴出行和大众点评数据,更精确地描绘城市夜生活的立体图景,为大家精确狙击魔都夜生活。

过去一个世纪,“不夜城”始终是上海的主要标签之一。这座城市的生命力,在熙攘至深夜的各色吃喝玩乐店铺里被延长。

倘若只能伴着写字楼的灯盏度过漫漫长夜,听着《外滩十八号》长大的DT君自觉愧为魔都群众。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一贯理念,我们借助滴滴出行大数据与大众点评网数据,带领大家一起学习——开启魔都丰富多彩的夜生活的正确姿势。

不夜城上海,近1/5门店陪你度过良夜

一般来说,22:00是城市运行转入另一面的分界点:购物中心陆续停止营业,聊兴未尽的人们离开打烊的餐厅奔赴下一场,白日低调的bar开始满员,代驾司机迎来一天中最繁忙的时段……

交通出行数据也诚实地反映出城市状态的变化,22:00的夜高峰过后通过滴滴打车出行需求逐渐减少。

进入夜间的城市自然是比不得白天那么热闹,但22:00-2:00的滴滴出行轨迹图显示出了上海夜晚的忙碌——起点与终点在全城不同角落亮起,中环以内尤其密集。

代表轨迹的线条背后,牵系着城市夜间生活的多种场景。

在这之中,我们格外关注为上海商业繁荣做出贡献的那部分:对于大多数DT君这样的年轻人来说,与加班奋斗赚钱相比,一笔笔消费才真正展现出对理想生活的想象。

所幸,夜上海的确为我们提供了足够丰富的消费选择。

我们从大众点评官网采集数据来看,上海登记过营业时间的吃喝玩乐类店铺中,近五分之一在22:00之后仍未打烊,近两千家会一直营业到凌晨2:00。

本文姑且把这些营业时间超过22:00的店铺称为“夜店”。通过分析“夜店”类型、地理位置分布与营业时间,并结合夜间出行的热力情况,我们就能大致描摹出上海夜间生活的图景,为大家精准狙击魔都夜生活提供参考。

黄浦江和中环线:上海夜生活的两道分界线

大半夜出门的,很多都是要去凑热闹。

热闹是通过集聚来达成的——门店集成满目灯光,人群聚出彻夜喧闹。而在数据意义上,不同区域门店与人的集聚度,是城市夜间活力最直观的体现。

我们先按照大家最熟悉的行政区划进行统计,通过计算各区单位面积集聚和人均拥有“夜店”数量,来大致评估生活在不同区域的夜生活高下之别。

DT君能想到各区有差距,但没想到差距如此之大。

黄浦区一马当先,静安、虹口、长宁三区作为第二梯队已经落下不少,徐汇、杨浦、普陀三区再逊一筹。从夜店集聚程度来看,闵行、宝山、浦东等区划,可以说是没有夜生活可言了。

用数字说话更直观,地大物不博的浦东新区,单位面积内“夜店”数量为黄浦区的4%,幸好居住密度不那么大,因此人均拥有“夜店”数量表现略好一些,但也仅为黄浦区群众的1/4。

这个差距具体体现在哪里?

我们将采集到的“夜店”数据对应其地理位置信息,通过地理空间算法计算单位面积区域内的门店集聚度,按照数值高低呈现在地图上。

“夜店”密集地聚拢在浦西传统的城市中心,外滩、南京东路、陕西南路和静安寺围组出上海夜间最繁华的核心,黄浦区与原静安区近半区域连接成地图上最红的色块。在这里,你随意逛开5公里,可能也走不出灯红酒绿。

黄色区域相对而言集聚度略低一些,算是各自区域拿得出手的夜生活中心——长宁区娄山关路-伊犁路、普陀区长寿路、徐汇区徐家汇-上海体育场、浦东新区商城路-世纪大道、虹口区虹口足球场-四川北路、杨浦区五角场、宝山区共康路……

不偏不倚,基本各区人手一个。

上海夜间的人气、人流与“夜店”的分布相辅相成。

我们通过店铺大众点评月点击量(2017年7月)统计出不同区块的人气集聚程度,那些显眼的“网红”街区,和上面这张图相呼应。

另一组数据亦同理:我们从滴滴出行获取了22:00-2:00上海打车目的地的分布情况(不包括机场、火车站、小区、医院等),出行热力分布与“夜店”集聚度热力高亮区域类似。人们夜间“寻欢作乐”,更多地涌向了城市中供应更丰富的地方。

以全上海来看,黄浦江和中环线是两条比较明显的夜生活分界线。跨过黄浦江以东、走出中环线,夜间就变得相对贫瘠和无趣。

而上海夜生活的分布,与城市综合实力发展格局十分相似。

《2017上海城市大数据活跃报告》中,我们以地铁站为观察锚点,对城市不同区域的居住、商务、商业、交通、休闲娱乐功能进行评估,并综合多项功能对不同地铁站点辐射区进行实力排名。

按综合实力划分,上海大致呈现出这样的格局:

浦西的人民广场、南京东路、南京西路、静安寺、徐家汇、中山公园连片形成最强城市核心团,陆家嘴隔江强势相望;中环以内,东北的五角场与西部的金沙江路崛起为两个发展方向的引擎;外环区域,七宝、莘庄、安亭等虽还远不如城市核心团亮眼,但也隐隐展现出区域中心点的实力与气质——城市似乎正在构建多中心发展的大格局,但“上只角”传统豪强已经成片繁荣,城市不同发展阶段形成的“新贵”们还在等待“先富”逐渐带动“后富”。

黄浦江以东、中环线以外那些还没被带动起来的区域,没有足够多的活力与吸引力延续到夜里,其夜生活的相对贫乏自然也就容易理解。

远离市中心30公里,也有你要的夜生活

相比传统核心商圈,我们更关心那些逃离市中心的零散亮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它们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商业新贵之地。

当然,更确切的原因,是对于我们这些住不起内环的地铁名媛,动辄十几公里的远程打车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那些离家距离更近的“夜店”热点,或许才是拯救烦闷夜晚的切实方案。

这对于前面提到的浦东、闵行、宝山、松江等夜生活整体落后区域群众格外重要,我们挖出了这些区划内夜店集聚度相对较高的热点,待DT君逐一讲解:

浦东新区的夜生活是以“吃”为主的,具体是小吃快餐还是日料火锅,主要就看周边的消费力了,也还适当配套了些足疗按摩、酒吧、棋牌室、桌游店,占比并不算高。

大名鼎鼎的周浦去年传出改造的消息,万达广场加成传统的周浦夜市,共同组成夜店聚集地强势出现在热力地图上。

另一个勾起我们兴趣的是金科路部分区域,在一众小吃为主的浦东夜间大氛围中,其以西餐与酒吧为主的配备显得格外醒目。这主要得归功于金科路地铁站上盖的开放式购物中心长泰广场,其在1楼设置酒吧街,引入不少营业到深夜的店铺。

不过!此地人气并不理想。“花庭第五间”和“酒花天堂”是这里人气相对较高的两家,但在大众点评上的评论分别只有121条和59条,其中还有不少人提到了酒吧街的冷清。

考虑其地处张江,DT君不禁想将原因归结到潜在客群特征身上,这种画风的夜生活解决方案,对于张江众高科/互联网从业者来说恐怕不对路。大胆猜测,或许足疗按摩更适合容易出现肩颈问题的众人,亦或加班赚钱才是此处夜生活的最终归属。

闵行区不同于浦东新区大体一致的夜间气质,这里夜间的亮点各有各的特色,依然是与不同区域居住人群有关。

龙柏新村夜间是韩国料理的大本营,七宝的夜间仍能吃到各类中华菜系餐馆,莲花路和莘庄则是小吃快餐为主。除了饮食习性,几个夜间亮点之间的差别还体现在,足疗按摩类店铺数量依次递增,在龙柏新村只是些许点缀,在莘庄已经与小吃快餐分庭抗礼。

莘庄与莲花路,都属于早高峰向各CBD输送人流最多的地铁站,它们附近都收纳了大量城市白领,充满市井气息的小吃快餐与足疗按摩,恐怕比酒吧可能更适合他们用来结束一天的疲惫工作。

宝山区这边,上海大学区域夜生活的结构体现出更明显的休闲特色,桌面游戏与棋牌室的占比明显更高,咖啡厅、饮品店和酒吧各有一些,小吃类反而偏少,后一条与我们传统印象中的高校夜生活有所不同(可能是因为流动摊贩未被数据源收录)。

共康路-通河新村和水产路一片的夜店构成相对来说就比较常规,餐饮为主,小吃快餐与正餐都有,足疗按摩、私人影院、棋牌室等等休闲类夜店也各有几家。共康路与周浦的情况类似,曾经红极一时的“彭浦夜市”改头换面,在绿地与万达的加持下以另一种形态重现。

松江区的夜生活主要集聚在九亭、泗泾和松江大学城三个区域,再往大学城南面走,夜生活当真就非常稀缺了。

这三个区域的“夜店”配置也挺常规,各类夜生活需求基本都能满足,只是展开方式稍有差异,九亭的夜店多是沿着沪亭北路这条道路延展开去,而泗泾和松江大学城的夜生活围绕购物中心展开。

关于夜上海,我们还想说

在搜集资料及和大家交流时我们注意到,对于“上海夜生活在哪”这个问题,公众的认知其实是非常模糊的。甚至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传统上海夜生活聚集地似乎都在消失,不管是早年知名的酒吧街,还是彭浦、周浦这类标志性夜市。

这给我们带来疑惑,城市的更新是否正在破坏夜上海?

即便数据源的局限让我们遗漏了很多流动摊贩,但也足以证明,上海夜生活依然蓬勃,在多数夜生活集聚度更高的区域,夜店围绕着购物中心与商业街区展开,它们与白日的城市活力强弱息息相关。

 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James Farrer 在《上海夜生活》一书中写道,对于老上海人和这座城市的新居民来说,夜场是这座城市展现国际大都市想象的地方。

从上个世纪初“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的十里洋场不夜城,计划经济时期24小时营业的星火日夜食品商店,九十年代热闹整夜的大排档和迪斯科舞厅,到现在购物中心与规范的商业街区承担起更多功能——上海城市活力的延续,一直在变化。

变化引起争议的地方在于,更接地气的流动摊铺、装修精致的街区商店、功能综合的购物中心,谁能更好地承载我们对于城市生活的需求?也欢迎在评论区留言给出你的观点。

 注:本文店铺分布数据来源为大众点评网,分析结论一定程度受制于店铺营业时间或与实际出入、流动摊铺未能完全纳入统计等局限。

(联系本文作者唐也钦:tangyeqin@dtcj.com)

关于地铁1公里

“地铁1公里”是DT财经重点推出的城市大数据研究项目。以地铁站点为坐标,通过采集地铁辐射圈内多源数据,提供观察城市商业格局和人群活跃情况的新视角,定期推出深度稿件、研究报告、定制化内容等数据研究产品,为相关机构提供投资、规划、选址和运营等决策咨询信息,合作请联系项目负责人唐也钦:tangyeqin@dtcj.com。

 

分享这篇文章到